即便如此,当我们"对话"百年前的中国精英,深读"

毫无疑问,辛亥革命最伟大的意义莫过于终结了在中国延续两千多年的"封建帝制",带来了共和体制。然而,除却这番历史教科书上言之凿凿的论断之外,我们对辛亥革命的集体记忆又有多少呢?

在笔者检索自己有限的大脑储存后,发现实在寥寥无几。原来,一场持续数月的内战,千百万人头落地的革命,留存在吾辈耳中、眼中的,不过是寥寥数语,那么,我们为之兴奋、为之歌颂的"纪念"又始于何处?

落笔至此,却已然无法续写下去,因为我们的纪念,其实是在纪念"忘却"。而辛亥革命艰难推开的那扇无数中国人挣扎其中、乐在其中的茫茫百年历史之门,却在有意无意中被再次虚掩。

那么,请随我们一同"穿越",重返百年前......

100年前,武昌城内一声枪响掀起的"革命",曾被后来人演绎出无数种版本,种种英雄传奇因此流传,然而,事实却是:

辛亥革命并未使民主共和的观念深入人心,首义之地武昌的守城士兵亦不知共和为何物,只说"但知效劳皇上,不知其他",其后数十年,暴力与流血仍是主旋律,现代社会距离中国依然十分为遥远。

而我们所笃信的革命与进步,也并没有相伴始终,革命后是九州分裂,是黎民流血;革命后涌出的各式"军队",耗费了中国太多财力,财政体系崩溃,国库空虚,中国现代化的步伐被严重迟滞。

革命之利尚未浮现,革命之弊却已凸显。辛亥革命砸断了中国延续数千年的"治统"与"道统"的表里联系,开启了一个改造社会与被社会改造并行的新时代。无数仁人志士将中国的问题归咎于传统,力图抛弃旧帝国、旧组织、旧家族,最终彻底抛弃旧文化,以此到达"彻底改变这个世界"的宏图伟愿。

然而,新世界真的能唾手可得吗?

19世纪末来华的美国传教士明恩溥在《中国人的性格》一书中说:"让我们再重复一遍,中国需要的东西不多,只是人格和良心。"这句令中国人感到愤怒的话开启了中国人改造"国民性"的浪潮。鲁迅弃医从文,因为他不再相信体格的健壮能够拯救一个国家;梁启超高呼要新民,因为"中国人一直是臣民";众多伟人不断为中国设计改造"愚民"的蓝图。

然而,"国民性真的能够重塑吗?"

历史默然无声,已经做了最好注脚,中国一百年来的风云变幻表明,伟人们的规划与改造,不过是在中华文化伤痕累累的肌体上,披上了一件"皇帝的新衣"。

及至今天,中国经济终获迅猛发展,人们又寄希望于富裕起来的人民,梦想他们能推动国民素质的提高,长期的教育让人们一厢情愿的认为劳动人民天生朴素、憨厚......社会理应向他们"致敬"。